十年后的今天:区块链视角下的《回到未来》

十年后的今天:区块链视角下的《回到未来》

新闻资讯   2019-02-02 13:58

以下故事纯属虚构,讲述的是2029年的世界,以及 BTC 将如何变革经济,对货币体系造成冲撞,重塑自由的市场经济。时光机尚未问世,我们还不能验证叙述者所言是否真实。所以,你可以对它保持半信半疑的态度。本文原载《bitcoin magazine》,由加密谷独家编译。《bitcoin magazine》是专门从事数字资产新闻报道和出版印刷的商业机构,由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和好友于2012年共同创办。当我走在柏油碎石路面上时,西海岸冬日清爽又凌厉的海风扑面而来。周围散发着果汁的芳香,太阳缓缓落下。海湾对面20英里的地方散发着光芒。20世纪的工业堡垒与逐渐暗去的日光交融在一起,蔚为壮观。多年前的记忆突然复苏,涌进了我的脑海。那是2017年,加密产业成为一股热潮,我第一次在湾区参加加密产业大会。这个新兴的产业让我们发现,自己正在挑战既有的经济原则,这让我们兴奋。BTC 是一场革命,而我们在加速这场革命。亲历历史,虽然令人胆战心惊,但与此同时,我们清晰地感觉到:我们在铸就未来。现在,我兴奋的心情与2017年如出一辙。我们曾经畅想的未来,在我们的努力下,真正的到来了。在进入旧金山国际机场温暖又舒适的环境中时,我看到了胜利的果实。门口的货币兑换中心像上个世纪的遗物一般,油漆脱落,缺乏打理,外表陈旧。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父亲总会在那些小屋子里倒出一堆钱,作为换币的中介费。“12美分?”父亲不相信的说。“这就是抢劫啊!我早该在银行换了的——当然,他们的汇率也一样糟糕。”“你这样子抱怨没用。”我说道,顺便安慰似的拍了拍桌子。工作人员抬起头来,充满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皱起了眉。“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我尴尬地说。整理好心情后,我取了行李,走向航站楼的租车区域。我打开 Decentralift app,开始寻找车辆。在排队等车的时候,我在 Bitlive 上大概浏览了一下今天的新闻概要。《纽约时报》:2029年1月3日:“新的一年,国会与新经济的搏斗”《华尔街日报》:2029年1月3日:“华尔街债务危机恶化,投资银行面临破产”《BTC杂志》:2029年1月3日:“中国、俄罗斯与西方的挖矿战争局面日益复杂”《千禧日报》:2029年1月3日:“全球经济衰退,欧盟召开紧急会议”《泰晤士报》:“压力持续:继欧盟之后,英国议会即将通过数字资产法案”我花了1000 sats,准备阅读《纽约时报》的文章。我点开,读了起来。长期以来,在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等华尔街机构的破产压力下,货币持续贬值。新当选的总统 Ables 和民主党控制的国会试图抑制这场危机。这是金融范式转变的高潮。这种转变始于国会两年前通过的“数字资产认可法案”,该法案将 BTC 等数字资产认定为美国法律框架下的法定货币。美国公民对 BTC 和其他私人货币的需求激增推动了这一法案的诞生。苹果、亚马逊、沃尔玛和耐克等硕果仅存的十年前的主流品牌开始将数字资产作为唯一的支付方式。周四,国会将与美国总统、美联储以及全国最大的私人银行的首席执行官进行会面,共同商讨货币危机,并计划在救济部署方面取得突破。众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 Vicente González 告诉《纽约时报》,“COIN 法案是一种安全网计划,为美国提供了地球上最强大的挖矿技术,我们一直在积极清算 BTC 和其他数字资产的储量。周四的会议至关重要。我们认识到,为了选民和更好的未来,有必要帮助这些金融机构摆脱困境。”高盛、J.P. 摩根和美联储拒绝置评。我对自己说,“漫长的时间就要来了。”欧洲也面临着改变。欧盟议会最近投票决定,将 BTC 视为法定货币。合法化的部分原因是因为,欧元的受欢迎程度继续下降。此前,德、法、挪威和西班牙等成员国已经通过单独法案,将数字资产作为法定货币。其他的欧盟成员还在继续努力。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从加拿大获得启示,在20年代初开始建立庞大的矿场,以便充分利用水力等可再生能源。无疑,这就是 González 所说的“地球上最强大的挖矿作业”。俄罗斯和中国的资本也在不断涌入挖矿产业,旷日持久的挖矿战争正在逐步升级,更加多元化。数字资产正在成为国际贸易的标准结算货币,“贸易战”的定义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在这些巨大的转变面前,特朗普时代的禁运根本不值一提。我才看了一半文章,Decentralift 的车就停在我面前了。我的手机对我说:“黑色特斯拉 Model S 已经到达。”我用智能手表扫描了一下后座门把手外的二维码,智能合约立即生效,车门自动打开,我跳了进去。汽车向我打招呼:“Colin Harper,欢迎来到 Mike B 自动驾驶汽车!”我的名字从 AI 的口中生硬地蹦出来,很机械,也很陌生。“感谢您今天选择了 Decentlift。由于您致力于共享车辆,已经节省了2.14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为地球环境做出了贡献。”汽车行驶时,我想起了十年前的情景。那时,从机场到我的住处,打 Lyft 的费用大约是35美元。而这次,用 Decentralift 只要14,000 sats。我查了下这款车在 app 上的评分。总体上还不错——4.2分。一个问题是:乘客们总是抱怨,说车上有一种奇怪的、类似氯气和松香味空气清新剂的混合味道。我猜,Mike 有点像强迫症患者,可能会经常性的清洗自己,以清除陌生乘客残留的体味。驾驶座的后袋里放着一本《时代周刊》,这很人性化,但这种人性化竟然来于没有生命的自动驾驶汽车,这让我觉得很讽刺。杂志封面上写着:“从叛徒到革命者:最早的 BTC 福音传道者如何在怀疑的阴影下建立加密帝国。”十年前,有人认为,我们的工作具有开创意义,我们被称为“革命者”。但对更多的人来说,我们是叛乱分子、被驱逐者、诈骗犯、赌徒、试图洗钱和逃税的人。我们的货币毫无根据,我们的意图肆无忌惮,我们的技术被过度炒作,我们的愿景十分危险。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Robert Shiller 称之为:“一个有趣的实验,但不是我们生活的永久特征”。当时,《纽约时报》发表的都是“人人都在变得富有,除了你”之类的文章;现在,头版刊登的是,BTC 如何开始颠覆拥有近百年历史的法币的故事。就在一年前(2028年),中本聪成为史上首个被授予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匿名人士。从窗口望出去,一块广告牌这样写道:“没有互联网?没问题!在移动设备上运行一个完整的仙女座节点,使用 Blockstream 的 BTC卫星随时随地发送和接收付款。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 blockstream.com/satellite。”另一块牌子上写着“你的数据,你的内容。你的价值。用 Bitlive 重拾你的线上独立性。”在它上面,一个穿着二进制代码链的骑士挥舞着 BTC 盾牌,防御着一条龙,用法律文书书写的部分条款在背景上若隐若现。类似这样的广告牌和大企业的 logo 在摩天大楼的外立面滚动,永不停歇,象征着这个世界的财富流动节拍。此前,瑞士楚格(zug)因加密产业发达、初创企业云集而获得了“加密谷”的美誉。后来,在加密经济的浪潮下,硅谷、多伦多、利希特斯坦,首尔等横跨欧陆的很多地方都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加密经济枢纽。我们“曾经遥远”的愿景正在实现。下午6点前,我到达了洲际酒店。“感谢你今天选择了 Decentralift,Colin,”人工智能嗡嗡地说。“你需要帮忙拿行李吗?““不,谢谢,”我回道,顺手抓起了我的手提包。走进酒店,我看了看手表上的预订信息,我的房间在21楼。电梯旁边有一个醒目的会议横幅:“欢迎来到 BTC 2029:卓越 BTC 会议”。横幅下面列举的演讲者名单令人印象深刻,上面既有受人尊敬的加密元老,也有刚刚崭露头角的新人。BTC 世界最著名的布道者之一 Andreas Antonopoulos 难得休假,顺道来开会。这是他自2026年以来首次主持会议。Samantha Styles 在2025年的“硬分叉之战”(HardFork Wars of 2025)中一战成名,她此次演讲的主题是“共识危机和分权治理的重要性”。“比特耶稣” Roger Ver 也将现身会场,他在2018年 BTC Cash 分裂运动后隐居幕后,在完成了五年心灵上的“内省之旅”后,又重返 BTC 社区。Elizabeth Stark、Colter Simpson、Gail Tenneny、Adam Back、Preethi Kasired和 Jun Li 等加密世界的新星都将发表主题演讲。到了21楼,我找到了预定的房间,用 Watchlet 打开了门。这个房间视野开阔,可以看到整座城市的天际线。在高处俯视美景时,我注意到了一群聚集在街心花园里的人。他们是抗议者。人群从建筑物中不断涌出,冲向街道,地面交通濒临瘫痪。在附近的会议中心举办的世界银行业博览会的与会者面临尴尬的局面。“也许 Caleb 就在其中,”我想。离开酒店去杂货店的路上,我脑中一直在想着 Caleb。酒店入口处的一个加密捐赠中心将使他的处境更加严峻。我来到了这个地方,它看起来像是一个烧焦的橘色盒子,不比过时的 ATM 机大多少。如今,能提取传统货币和 BTC 的 ATM 机尽管已经变成了古董,但在全球各地的城市里还能看到它们的遗迹。说起来,这些捐赠中心可以追溯到20年代初。这是一个匿名的密码慈善家组织的项目,但直到最近的货币危机,才开始在一夜之间风靡起来。其目的是将加密财富重新分配给那些无法获得 BTC 的人,就像 Caleb。Caleb 确实把钱投进去了——但放错了地方。他拿到了工资,将纸币转换为稳定币,但他没有买任何像 Dai 或其它算法支持的币。但在美元迅速贬值、国际货币危机频发的大背景下,稳定币风光不再。“超级 BTC 化”对我们来说是好事,但对另外一些人则不然。要消除经济差距还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我不禁感慨。未来十年,还会有更多的抗议活动,类似阻止银行业大鳄结盟之类的抗议活动。我想。想到这里,我扫了一下 Watchlet,把0.0025 BTC 捐给了这项不朽的事业。当我走进酒店附近的 locavore 超市时,发现并非所有的服务都是在线的,这让我很感激。我想,有些现实生活的经验是无法克服的。我买了要买的东西,检查了区块链上每件物品的供应链信息。现在,很容易判断一家商店是否隐瞒了产品的原产地,以及商品的有机属性是否造假。人们很少在食品供应链上造假,因为违法成本太高,区块链技术让制假、售假者无所遁形。人们检查供应链信息通常是为了乐趣——绘制食物来源的农场网络图,而不是担心伪劣商品摆上餐桌。陈列架上的货物大都以 BTC 和美元两种方式计价,但其中一些商品的美元价格标签则被完全移除。看到美元的面额,我有点震惊。但美元的缓慢贬值可能对这样的商家是好事,这将推动 BTC 的深度普及。我打算去结账。“欢迎光临,尊贵的客户。”自助结账的爽快语气掩盖了其自动化的声音。在扫描完所购物品后,它问我,是否愿意进行加密捐赠。我默许了,付了钱,回到了酒店。我去酒吧,喝了一杯啤酒,为即将开始的小组活动准备一下。我的演讲主题是:“这20年意味着什么:Bankingthe Unbanked and Unbanking the Banked。”10年代末,BTC 的实用性在委内瑞拉、伊朗和土耳其等国展出。但是,直到第二次“大萧条”的突然爆发,才使得第一世界深刻理解了去中心化的货币体系对深陷于通货膨胀和债务之苦的经济体意味着什么,BTC 才真正经受住了考验。Satoshi 是为了应对无处不在的市场灾难而创建的,但要使货币体系按照 Satoshi 的意图运作,还需要另一场灾难:一种全球的、无需许可的货币,从一个单一实体的集中控制中解放出来,能够作为一个整体,为世界公民谋求基本权益,避免通货膨胀。喝着酒,我把这些脑海中闪现的念头记录了下来。酒吧使用 Andromeda 卫星网络,我不用连接到互联网就可以支付费用。我回想起了早期的闪电网络,感慨万千。我想起了过去10年间看到的变化:解决方案的层级跃升,从轻量级钱包客户端到智能手机上的轻量级节点,从闪电网络到无缝的区块链网络,从基本支付的畅通无阻到智能合约深入每一个生活场景。最初的数字资产植根于自由市场理念,如今发展成为无所不在的去中心化经济网络。我第一次到旧金山旅行时,BTC 还被人们认为是一项边缘技术。现在,它改变了我们与一切事物的互动方式:捐赠、购物、酒店预订和出行。它已经变得比它早期的支持者梦想的愿景还要大。离开酒吧,我去了 Cheekwood,这是美国首家只接受加密币作为付款方式的餐厅。就像早期的太空发现者一样,在刚刚推出时,Cheekwood 受到了餐饮界和媒体的一致嘲笑。他们说,这个主意坚持不了一个月。一位评论家甚至写道:“这可能是旧金山餐饮史上最愚蠢的决定。”但出人意料的,它一直蓬勃发展,并从那时起成了加密爱好者的聚集地。在会议前夜,我们选择在 Cheekwood 吃饭,这再合适不过了。这顿饭不是最后的晚餐,它代表着这个行业20年的发展历程:在这20年间,我们饱受非议,在嘲弄的声音中负重前行,不断创新,坚持不懈,最终到达了彼岸。虽然远非终点,但去中心化的未来已经胜出。

相关新闻